2007年3月4日鞍山大暴雪灾纪实报道

辽宁鞍山大暴雪灾纪实报道

西阁2007年3月5日

2007年3月3日晚七点多钟,天气晴朗。我与太太饭后散步到玉佛苑,玉佛苑新扩建了,很大,很气派。苑内外张灯结彩,准备元宵夜赏灯。

春节前,二一九公园里雕塑好的一群冰灯,由于暖冬而被阳光灼蚀得残破不堪,不得已于春节前拆除了!随后,在二一九公园东部紧邻的玉佛苑里重新构建了非冰彩灯群。

3月4日,周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大多数人都休息在家,而我照常上午要到单位上班整理数据。昨夜开始的雪,今晨未停。自家院子和小区胡同里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但与往年的大雪差不多,路还能走。步行到单位,一路还算正常。

午后一点多,我离开单位到街里午餐。空中细密的雪沙乘着大北风横飞,主干道积雪狼藉,大小车辆混乱不堪。我乘公交车前往商业中心,在遇到的第一个主干道十字路口时,混乱状态令我惊讶!

公交大巴有行动能力却被横七竖八的小车卡住道路,而小车被太厚的积雪陷住,坐轿人变成推车人,只见动力轮飞转,车身却不肯行走半步。交警面对如此灾难也是束手无策,就连警车也陷在路中间成了障碍。

数倍于正常时间的行驶后,我乘的公交车终于到了接近商业区的站点。路况更加混乱,我下车步行。狂风愈烈,暴雪更猛。路上已有很多行人了,蹒跚着走在大道中央,多数是打不到的士不得已的步行者。

艰难地走到商业中心后发现,冷清了许多。平时人满为患的快餐店居然空着很多座位,我吃过喜爱的刀削面后,原本打算去洗浴,可走到街上忽然明白,这种天气,水车无法给浴池送水,既便有水,我洗浴后也无法回家,甚至目前根本无法找到可行的交通工具,到达我要去洗浴的地方。

街上到处都是趴窝的小车,有人把车内的脚垫塞在轮下,有人找来纸盒包装箱板塞在轮下,有人用各种工具挖轮子周围的积雪,还有人招呼别人来帮忙推车。但无论怎样,众多小车横七竖八地陷在大道中央和两边,就是无法脱身。

不少司机在猛烈的暴风雪中无助地东张西望着,期盼出现救星。也有少数明智的司机,把车子费力弄到路边,放弃之,紧裹着不足以御寒的衣服,缩头缩脑,哆哆嗦嗦地步行回家了。

鞍山最繁华的四隆广场提前关业了,业主们沮丧地走出来,走到街上,发现根本无法打到的士,既便打到的士,也是推车的时候比坐车的时候要多,公交车也很难等到。于是,家近的人都选择了步行。平日车水马龙的各条主干道,目前成了摩肩接踵的人行道。我当然也得步行回家,洗浴不能去了,单位回不去了,只能回家。

街上状况已经是灾难了,交通基本瘫痪,路上陷住的不仅有普通车辆,就连警车、救护车、抢险救援车也一样动弹不得。暴雪依然肆虐,交警无能为力,环卫工人畏缩在路边、杯水车薪地铲着雪,主力军-铲雪车-因为数量严重不足,也因为道路被死车塞满,没有回转余地,所以也起不到太大作用。

回到我家的小胡同时,大雪已经埋膝盖了,犹如走进林海雪原,一步一陷,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口,大雪已经封门了。费力打开门,赶紧开始铲雪,虽然暴雪仍在大量快速地降落,但再不铲雪,门就封死了。

睡前每隔两小时,我就要开门铲雪,雪道两旁的雪墙已经堆积得齐腰高了,犹如战壕般。夜里,暴雪一直在疯狂地倾泻,大北风达到八、九级。

晚间新闻时,鞍山气象台发布了暴雪红色警报。鞍山市政府紧急通告:明天全市大、中、小、幼学校一律停课;各扫雪责任单位一律暂停工作,奋力除雪,尽量减低此次雪灾的影响。

今年的元宵灯展再次被天公枪毙了。

3月5日晨,暴雪终于停了,天晴了。今年的雷锋纪念日大家都在除雪,既是为自己也是为别人。我走上大街,状况令人震撼!上班族近的都在步行,远的无法上班了。公交车象塞满肉丁的罐头,并且既少且慢。

已经有人开始除雪了,但雪实在太多了、太厚了!不知今天傍晚能否恢复正常交通秩序?部分地区因雪灾停水了、停暖气了,希望尽快恢复正常!

2007年3月4日,鞍山经历了195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暴风雪,成灾了!这一天将成为鞍山的特殊日子而被载入史册,我经历了。

鞍山雪灾的照片请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