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婺源游记(中)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mg游戏,庆源

婺源

江岭客栈

江岭

发表于 2005-04-14 17:24

庆源实在是个名不副实的村庄,满地的垃圾,漫天飞舞的灰尘,真不知道这样的村子何以如此出名。所谓“不来庆源,枉来婺源”,说这话的人当时也许正在睡觉吧,或者还醉着酒呢。15元的村庄维护费真不知他们用在哪了,也许这个村子的出名就在于它的“灰多”。论风景之秀丽,它比不上南浔;论民风之纯朴,它比不上西塘……这样的灰村如此出名实在另人费解。草草转了一圈,我们便鸣金收兵,一路返回至江岭客栈。
江岭的夜,美得让人无法呼吸。站在客栈的顶端,仰望天空。点点繁星装饰着黑丝绒般华美的夜空。我们这些生活在都市中的人,有多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美丽的星空了。兴奋的如孩子般数着星星:一颗,两颗……站在院子里看还不过瘾,我们相约,带着车灯,来到山间夜游……四周静得只能听见呼吸声,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们的车灯在这样的黑夜里也只能象萤火虫般闪着微弱的光芒。我们都被黑夜给吞噬了,白天如此眩目的油菜花也蒙上了一层黑纱。就这样,乘着风,数着星星,我们站在山间,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只是静静地看着,静静地听着……
05.4.8 晴 江岭—黄山
对庆源的失望,令我们临时改变计划,决定去黄山。一大早,我们便收拾行装,向老板告别。兵分两路,3人乘坐货的下江岭,剩下的4人为寻求刺激,决定骑车冲坡下山。略带自虐倾向又自命不凡的我自然选择后者。上山累,下山险,好几次我都由于拉不住刹车差点摔倒在拐弯处,那无数个拐角曾经成为我心中最恐怖的障碍。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要勇敢地骑完它。不能给别人添麻烦,这是我支持自己下山的唯一动力,我死命地拉着刹车,即使我的手掌已痛得不行。每冲过几个弯,便能看到在远处等我的同伴,看到他们,我觉得万分温暖,也就更有勇气地往下冲了。山路崎岖坎坷,我的车没有避震,要不是戴着手套,估计我早就被震下了车……到达山下时,我长长地吐了口气,有种胜利者的感觉。这个坡好长,第一次这么专心的骑车,因为我知道不专心就会跌入悬崖,小命不保。
和坐车下山的同胞会合后,我们相互分享着对方的喜悦。据说他们三个在车上也无限风光。来往行人都惟恐避之而不及。我可以想象,三个蓬头垢面,不知是人是鬼浑身分不清是灰还是黑的家伙在车上张牙舞爪,大喊着让别人让开的诙谐场面。真不知道别人怕的是这车撞人,还是被车上的人给吓坏了。
休整片刻,我们又向着黄山的方向进军。路很好,很宽,同时坡也很多,和江岭的坡有所不同,这里的坡没有坑坑洼洼,若是在平地,我们人人都可以成为飞车英雄。可它偏偏是个长得看不见头的超级长坡。我们以下坡为目的,坚持骑车,坚持徒步,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骑不动就走,走不动就骑……于是,千里长坡上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直线骑行的(或者称爬行更为确切),呈“S”状爬行的,推车徒步的,空手徒步的,还有同时推2辆车徒步的……哈,真是千姿百态,无所不有,所有的这一切只为了“下坡”两个字。下坡自是不必说,大鹏展翅,雄鹰翱翔。由于上下坡之状态盼若两人,我很荣幸地被某人授予了“下坡王”称号。(死乌龟,回头找你算帐!)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们到达黄山市,也许是累了,大家早早地在路上遇到的第一家所谓三星级宾馆的“黄龙宾馆”入住。看着房内雪白的床单,想着我身上的汗水和泥土,徘徊了10秒钟,实在是不忍心坐下去……直到支撑不住,一头倒在了洁白的床单上,还不忘在心里低呼:阿弥托佛,罪过罪过,我不是故意要弄脏你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