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走天涯第四辑之兰州嘉峪关敦煌

(2008.9.12-9.20)

9.12
7:15的火车先往上海(宁波小地方,连直达车也没有),16:32才算正式启程,开往兰州。

9.13
14:45到兰州,天挺热。找到酒店休整后开始了异乡的第一晚。出门便是步行街,比想象的好很多,(印象中,西部城市就应该是黄尘扑扑、破旧不堪的样子),也没有传说中的那般污染。为了我一贯坚持的“走到哪,吃到哪”的奋斗目标,母女俩首先瞄上了一家网上推荐的老字号“杜记灰豆”,点了早已如雷贯耳的“酿皮”和“灰豆”,不错!似乎还没吃饱(其实胃已饱,嘴还馋),又进了一家貌似很红火的烧烤店,吃了羊肉串,喝了杏皮水。水足饭饱后,走在大街上又见当地酸奶(酸奶是本人最爱,每到一地偶都对当地酸奶抱有强烈的好奇心),灌了一杯后,母女俩已是挺着肚子溜达了。步行到黄河铁桥—中山桥,因为是晚上,看不到有黄(第二天白天再见,果然黄),也毫无想象中见到母亲河时应有的感觉。回酒店的路上,我又不能抑制的买了串葡萄朵颐了一番。

9.14
早起,慕名去吃了马子禄(正宗的兰州拉面,我却不觉特别)。之后在兰州城晃悠(兰州只是过路,不是游程重点),上了白塔山,登高望远,鸟瞰下这西部大城市。中午吃了金鼎拉面后(此次西行路漫漫,吃面路更漫漫啊,自回来后,我已基本不碰面了),进了省博(对于博物馆类高层次的游览项目,我一直心有余而力不足,每每装成个文化人的进去,但每每睁大眼却似什么都没看到),只盏茶功夫我等就出了。晚饭炒面片,20:50的火车开始新的征程,进站前买了大串提子(此次西行,葡萄提子和瓜吃得爽啊)。

9.15
7:38到嘉峪关,包车嘉峪关半日游。车在戈壁上奔驰(此时终于开始有在西部的感觉了,“黄”就一个字,照片为证),先到“长城第一墩”“讨赖河谷”,在观望台望远方,茫茫的,无垠的,祁连山脉隐隐的,关外的风呼呼的,有一种壮观让人战栗。第二站到明长城,即著名的“嘉峪关”,不似北京的八达岭,后者是“长”城,前者是长“城”。这存在了五六百年的城池却完全不似历史遗址,只得感慨工程的完美,直叫后人汗颜啊!

下嘉峪关,半日游也随之告罄。中午扫荡了一大碗拌面(称之为碗真是太对不起它了,应是盆),乘上大巴驶向本次游程的重中之重—敦煌。一路是真正戈壁,山是秃的,地是贫的,连杂草也无痕啊!

19:30
到了,天还亮。酒店梳洗后,走到传说中的沙洲夜市(人没想象的多,这就是淡季出游的好处,在这里感激一下年休假政策),当然依旧面如故。让人惊喜的是在路边买的瓜,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太好吃了”。

9.16
早起,按攻略觅去莫高窟的车—传说中的绿皮公交,功夫不费有心人,一切顺利。买了门票后,景点临时组成十来人的小团队跟随讲解员开始艺术之旅,参观十个窟。本以为,我又会下里巴人似的云里雾里,但真正与那一尊尊雕像,一幅幅壁画对视时,真正与那一个个遥远但又真切的故事相遇时,被震到了!(老妈还本不想来,觉得票价不值,但现在已完全意犹未尽)。

中午回沙洲市场朵颐了传说中的驴肉,又喝了一次杏皮水。下午太晒,索性午睡(打阳朔开始养成的惰性),电话订下明日的雅丹一日游。

傍晚,阳光还是火辣辣的,但路还是要走的,母女俩出发去鸣沙山月牙泉。出门便乘上小巴直达景区。这里的人明显多了,有点景点的味道了。来之前,一心想骑骆驼,但此时骄阳似火,烤着、烤着,心就化了,只乘了观光车直达月牙泉(我就是个行动的矮人啊)。小爬沙山几步,不觉其沙“鸣”,只觉其行难。梦中当我满目黄沙,我应无限感慨,但此时,我身处沙漠,近处是沙丘,远处是沙山时,我竟觉一切似乎如此自然。在沙漠中,再喝杏皮水,那感觉真妙不可言。

9.17
天未亮,早起。当地组散客团9人出发去雅丹。一路又飞奔再茫茫戈壁上,除了白戈壁就是黄戈壁,除了黄戈壁就是黑戈壁(废话连篇啊,但那时才知道原来戈壁还分白黄黑的),远方是鸣沙山连绵,还是一个字“黄”啊!

中途至“玉门关”,“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诗让人浮想联翩,其实就那么一墩,有那么一门,该怪诗呢,还是怪人的想象呢?!

至“雅丹”(对此特有地貌的称呼),千万年的风的鬼斧神工,千万年的地质变迁,湖水尽了,竟留下这一大片一大片的神奇。

顺道看了下汉长城,毕竟两千多年了,剩下的只是黄泥,没有长城的形,徒有长城的名了。

这一天,180公里的往返啊,“颠”就一个字。

在敦煌的最后的晚餐当然还在沙洲市场,入乡随俗的来了回烧烤。

之后的两天就是在回家的路上,不作多叙。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