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近——婺源(3周年纪念版)

婺源花园村江家宅院¥136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5-04-16 17:44

以下文章写于2002年,照片中的四人已天各一方。如今偶然翻出,贴之以纪念好友。。
************************
在火车里闷了5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站在了许久不曾来过的杭州东站广场。在淅淅沥沥的雾雨中,半天回不过神,脑海里缭绕的依旧是那份宁静和慈祥。婺源——中国最美丽的农村,忘不了动人的风景,忘不了好客的山里人家……
都说去江西旅游就只有庐山,可我们四个爱好自助的大学生就硬是在清晨踏上开往南昌方向的那列传说中可怕的绿皮火车。四个人都背着大包,苏苏和花花背的是帐篷之类的露营用品,而幸福的小女生们则乐此不疲的提着大包小包的食品。火车上大家都没有闲着,公说公理婆说婆理的折腾了半天,又是资料,又是电子地图,终于划出了大致的行程。
下午16:50,火车停靠江西上饶车站,可最终还是没赶上从上饶到婺源的最后一班车(发车时间是17点10分)。只能拦下一辆TAXI,敲定240大洋直奔婺源县城李坑景区。四小时十分后,我们终于安全抵达,看到了传说中的”农家饭店”。
看见门口停着不下七八辆车,不妙!果然,没有床位了!!!三更半夜的,荒郊野外的,两男两女的……难道真的要搭帐篷?一问床位价格,才10块钱!我的妈,那还受什么谁帐篷的罪。一番交涉,发现空房还有一间,只是已经被客人预定。管他呢,旅游管理的苏苏和元元明知预定不可占用,但是还是和主人磨了起来,最后20块钱一张床搞定–刚好四张床!–胜利!
进门发现洁白的墙壁,干净的寝具,关键是不熄灯^_^还有热水器,在杭州哪里去找?终于可以安顿下来了。手机安静了大半天的苏苏正觉的奇怪,打开一看,居然没有信号!ft!生活失去了乐趣。(其余三人:相信我们的选择-ALCATEL)
算了,没乐趣再说,温饱总要解决吧。已经快10点了,晚饭还没有吃。一走进饭堂老板娘已经摩拳擦掌等着”宰”我们了。”来来来,尝尝我们的土鸡煲、粉蒸肉、红鲤鱼……”一副”翠花上蕨菜”的架势。”你们哪里来的啊?……我觉的你们好象是武汉的……那里的人都爱吃辣……来点酸辣土豆丝吧……你们吃不吃辣……还有我们的山笋也不错……是选尖顶的……我们这里土鸡下的蛋也不错哦……”我的天,唐僧!!!
由于我们已经没有胃口,随便要了四样菜。还好只要了四样,那个量啊,7个人都够吃。不错味道是没的说,不知道是本来就好吃,还是我们的味蕾期待过久的缘故。这里不得不说的是那碗粉蒸肉,瘦多肥少,鲜嫩可口,香而不腻,和杭州荷叶做的味道完全不同。
吃饱喝足,刚想洗澡上床,忽见窗外一火光,接着连环炸响–哇,有人在放烟火。元元和爪爪不顾一切的冲出去,领头的是苏苏–他被压抑的太久(福州禁放烟花已经五六年了)。路上”逮”了一个小朋友带我们去买”军火”,打着手电,我们粗粗的造访了这个神秘的小山村,静静感受她沉睡时的安详。
火树银花……飞流直下……舒服的躺在床上,但是窗垫居然是潮的,so不爽,还好我们携带有”私家床单”,再不行还有四人用的野营防潮垫……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是七点钟,顾不得洗脸刷牙,顶着蓬乱的头发直冲门外的田埂。一夜的雨后,空气格外清新,晨曦在不远的山头逗留着,各家各户屋顶上是升起袅袅青烟,李坑就在这诗一样的景色中渐渐苏醒。告别好客的老板和抠门的老板娘(一小块肥皂也问我们要钱),我们背上行囊,兴致勃勃的进村,这一夜我们花去110大洋。
村口卖小吃的摊位在卖一种糯米糕,有甜有咸两种,咸的那种里面欠着咸肉丁,味道有点特别,而且特别便宜。进村的路是沿着一条小河修建的,另一边是一片油菜田,据说在三月份来,那是一幅soPP的景象。河边的老屋门口,有不少早起的妇女在洗衣洗菜洗马桶:(那条河就这样默默的承载着这个村子的所有活动。
能在地图上找到的第一个标志性建筑是”大夫第”。他建于清末明初,典型的徽派建筑,保留着完好的清代陈设,从二楼的”美人靠”往下看,这个宅子尽收眼底。站在窗前远眺,村口游人渐多,赶紧–撤!经过申明亭、通济桥,我们打算另辟蹊径,导游图上河右侧景物较少,但是我们所追求的是人也少。果然,河对岸的得圣巷、井冷巷等幽深古巷,日塘、月塘、铜禄坊、翰林院还有古老的青石板路又kill了我们不少的胶卷。
回头再经过申明亭的时候,已是一片黄旗子、红帽子熙熙攘攘的景象,暗自庆幸。总体感觉李坑景色还行,但人为气息有些浓厚,无法清晰的看到真实的婺源生活。
(李村门票15元/人,收费时间6:30-17:30,我们错过,赚了60,哈哈)
我们在村口拦了辆敞蓬”摩的”,谈好价格25元,四个人兴冲冲爬上车后厢想等开车的时候饱揽大好河山。后来的经历证明我们错了,这厮把车开的飞快,花花和爪爪不得不在阴天戴上了太阳镜,元元则在头上蒙了一快红头巾,美其名曰”防止面瘫”。一路上我们的这种新颖坐法,导致回头率居高不下,甚至在一个小村口,一只狗都盯了我们老半天,并目送我们远去,偶们狂ft。高速行驶换来了高频的震动,在四人的”殿部”忍受过半小时非人的虐待之后,我们抵达江湾和晓起交叉路口。车子一转向,往晓起方向开去,天!!!那里是路况更糟的石子路,15分钟!15分钟!真不知道等会还能不能走路。
看见一处气势还算恢弘的牌坊,便知道晓起到了。一下车蜂拥而至的自然是拉客者,我们麻木的往前走,买票进村。苏苏在村口的地摊上花三元买了一个弹弓,花花可怜的”殿部”又将遭到石块的蹂躏,哎,谁叫他屁股大^_^
晓起分为上晓起和下晓起两快景区。下晓起还是一些明清时期的徽派民居,但比李坑规模大一些,而且可让游人畅游其间,自得其乐。除此之外也就一般般了。
走着走着,临近中午,四人又渴又累,来到一家”茶农饭店”门口。新建的房舌比较干净,没怎么装修,估计比较便宜。旅游点只要游客在消费场所稍一停留,必将引来主人的极大兴趣,老板娘放下手中剥了一半的豆子笑呵呵的迎了出来?quot;来来来,坐下喝杯茶吧,不要钱的。”四台电脑运行了5秒,得出结论:此女人善良值70,淳朴值80,热情值100,–美貌值40,综合评价:板娘不算太奸:)(后来也证明我们的判断准确无误)
“你们也可以在我这里吃饭阿,我们这可是正宗的农家饭哦~””那价格呢?””这个你放心,我们不会骗学生的”(靠,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学生,看来我们以后还是要扮深沉)。见我们还没有确定,”你们吃好了,我再让他代你们到处转转,上晓起阿,大碣阿,还有他堂叔的清代老房子!”说着指了指坐在门口的一个小男孩,大约10多岁吧,朝我们调皮的笑笑。其实四人心里早就答应,只不过在卖关子。”那两个地方一般游客都不会过去的呢!叫我们小鬼带你们过去,不要钱的!那个景色才叫好呢”老板娘见我们没反应继续穷追猛打。(后来我感觉这两个地方是最令我难忘的)”你们要尝尝我们自家养的土鸡吗?……”话还没说完呢,两个女生已经叫着冲向她手指的鸡窝的方向,那个激动阿!哦,话说回来,那个土鸡的确名不虚传哦,就说那个爪子吧,和超市里的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特别结实,至于鸡汤,阿~现在想来都想流口水阿!
烧饭的时间,那个小鬼带我们去他堂叔家。走到门口就觉得感觉特别,跨进大门,就更觉得精彩!!起先的疑虑全也消失了,这里不再像是一个展览馆,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那么自然。”百忍堂”,我们正在研究正堂的牌匾,”是的!百忍,这间屋子的主人也就是我的先人是当官的,他告诫后人,忍一时风平浪静……”我们不由借上下半句”退一步海阔天空””对!对!对!”这时我才打量起主人,四五十岁的年纪,头发乌黑,脸上写着沧桑,但是气色很好。见我们四下顾盼着,小鬼当起了兼职导游”这间房子有1200多年历史了,看这个,你们城里人一定不认识了吧!这个竹子中间是空的,把屋顶的积水导下来;看这块石头,他是不会沉下去的,当年…?quot;一回头,见女生不见了,接着是一声尖叫,kao!女生就是这样的mg游戏,!苏苏就往楼上跟了上去–接着又是一声大叫,搞什么飞机嘛!花花暗想着,是轮到他英雄救美的时候了,从黑凄凄的楼梯上楼去,结果差点也……:)原来二楼全是蜜蜂!!!主人见我们在楼上吓的不敢出声了,边上楼边笑着说:”没事的,没事的,别怕,你别欺负它,它也不会叮你的。”说着掀起蜂窝要我们看–回头,女生又丢了:)
下楼时,汪师傅已经准备吃饭,不晓得哪个馋鬼问了句”你这是什么菜阿?”(只有一盘,但是看上去五颜六色的)这下可好,”来来来,你们尝?quot;,”不如大家干一杯吧!相见是缘分嘛!”,”砰”,一瓶高度白酒放在桌上。这下可好,我们又不好拒绝,边吃菜边干杯,几杯酒下肚,汪师傅也打开了话匣子”来者皆是客,每个老我这里的人我都会好好招待他们(就用这伎俩!!!!),你看我都60多了,照样天天开开心心……”
我们不禁惊叹:真的好年轻!这下又是一杯酒
下意识看看女生……不说了:)不会喝就不要逞能嘛!在接下来的半个来小时里,我看到的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但是有一颗无限乐观的心,深居相对闭塞的农村,却对未来有着无限的憧憬。这中精神我们四人至今谈起还颇受振奋。临走前,汪师傅拿出一本厚厚的留言本,我们在其中留下了对他的祝福,下次有人去的话,记得翻出我们的留言看看哦,我们的落款是”浙江大学管理学院”。
他送我们到门口,顺势指着晾在太阳下面的几见衣服”看见吗?这些都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清朝的,我每年晾它们三次,但是……”不等他把话说完,我们已经冲到了下面,借着酒兴,也不管它五位数的身价,拉下来就往身上穿,于是留下了这张价值好几万元照片。
午饭时间到!回到茶农饭店,我们见到了男主人,和他哥哥一样,他也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和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吃完午餐(两个女生中途就退出睡觉去了,刚才白酒喝太多了),男人们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行程。当听说我们打算坐车去
段辛 然后爬山去 浙源
时,他们都吓了一跳”你们开什么玩笑???””你们一定吃不消的!””山上有蛇哦
~~”小鬼也来打岔,听到”蛇”字,花花立刻趴下。”我带你们去大碣吧!那里游人少,风景好看!你们城里人一定喜欢的!”小鬼自告奋勇地说。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消除了些顾虑,等女生醒来我们便往上晓起方向走去。
在上晓起其实没什么可看的,就是几个祠堂几间很假的民居,看多了,就觉得毫无感觉,正想扁那小鬼,怎么把我们带到这么无趣的地方来,才发觉走着走着游人倒是真的少了起来,穿过几个鱼塘,便全是水稻田了,有几个老农在插秧,再往前,脚下成了石子小道,一边的小河也渐渐清澈起来,溪鱼随处可见。水路转了个弯,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画卷般的景象,点缀其间的是三五成群的茶农在半山采茶。花花到哪去了?哦,又跑到河边取景了去?quot;花花–花花–快回来!”叫了半天,花花没有路面,相反却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条狗,哈哈哈哈哈,我们笑死了。(旁白:此幕纯属苏苏虚构,大局为重,暂不追究)
摸约过了半个来小时,我们走过一段木桥便来到了大碣村,村口一棵成年的琵琶树,满树挂着橙色的果实,骗取了大家不少口水。进村的第一户农家显然是以种茶为生,两间房子里正用土法炒制茶叶,和杭州不同的是,它们的茶叶是绞碎了再烘烤,最后再摊开在竹匾上晾干,四人都陶醉在那份浓郁的茶香中。继续前行,忽然下起雨来了!我们就近找了一份农家躲雨,高兴的是,家里的两个孩子和我们的向导是同学,我们自然有幸喝到他们自家的新茶,很醇美哦!雨停了,我们不敢逗留,告别了小主人,赶忙回撤。两只半大不小的土狗在桥头目送我们。
回到茶农饭店已经是傍晚时分,一路上炊烟袅袅,饭还没好,我们随处逛逛,这才发现其实进村不必买票,在停车场网左手走,W.C.对面有很多小道可以进去,例如我们住的农家后院就是通外面的!又损失了,心痛!
晚上正和老板喝着酒,来了两个夫妻模样的人,大包小包,进门就问标间有没有,这下老板可为难了,几分无奈地说”我们这里是乡下,我们的房间绝对干净,但是……”那两夫妻不客气地说:”那么20块怎么样?””好阿,那两人就四十咯,你们进来吧”还好他这么问了一句,”我们说一共20阿,又没有独立卫生间,没有电视,洗澡又不方便……”这下老板可”暴露”出他村民的性格了,”不住拉倒,你们走!”两人走后,老板还愤愤?quot;这些人,要求这么高,不会去住宾馆阿!20还嫌贵,他们再回来我也不做这个生意了!多了这20块钱我又不会发财,真是的!”花花正想劝他两句,又进来好几个邻居――原来他们也有一样遭遇――讨价还价,然后又不住。虽然我们听不懂他们的土话,但从表情、动作可以猜出他们大概是”一致对外”的意思,小鬼在边上翻译,证明我们的猜想没错”叫他们这么挑剔,我们说都不作他们的生意,让他们露宿去!”好了,以下就是我们的忠告:村民大抵还是朴实的(至少在今后的一年之内),所以和他们最好不要讨价还价,一般他们给你的就是诚心价,要是你还要斤斤计较,人家就会觉得你婆婆妈妈,不干脆,讨厌你!
】 晚上我们又在他们的平台上放烟花,很便宜,很过瘾!比前一天爽多了。
第二天,我们5:30起床,去他们家的老屋转了一圈,就匆匆上早班车赶路了,前一天的总费用一共是150大洋,包括一日三餐以及一夜的住宿。临走时四个人互相寄了一张晓起的明信片回家……
在花花的拍板下,我们定下第三天的行程–先坐车到”清华”,再去灵岩洞。被当地评为最佳景点的”彩虹桥”,由于网上对其褒远小于贬(好象就没有看到有褒的评价),被我们列入黑名单,另外一处鸳鸯湖由于气候不对,没有缠绵的鸳鸯,所以也只能绕道而行。那天早上我们搭上了六点四十五的最早班车–一辆”卡的拉客”。好象我们每次都能够发掘出新的乘坐方式,放着车厢里舒服的位置不坐,苏苏、花花、爪爪三人爬上了后面的翻斗,当然感觉so爽!下山的一段石子路,连坐在车厢里保管行李的元元都叫受不了,别说后面的三位英雄,在照相机前别看他们那么威风,其实……哎:(
过了江湾,笔直的柏油马路!以前老是在电脑前感受极品飞车的刺激,没有想到这辆”卡的拉客”也能让三人”飞天”。昨晚花花还在抱怨洗完头没有摩斯,这几十分钟的按摩估计可以让我们半个月不要擦摩斯了。七点四十,我们在路口换上中巴,八点十五抵达清华镇,这两个小时路费为7×4+5×4。
在镇上走走顿觉无趣,于是我们打算尽快找到去古坦的车,迷茫中上了一辆中巴,几个ppmm便上前询问我们的去向。这些来自南京的研究生将是我们一天的玩伴。一会,又是一辆”卡的拉客”载着我们10个人向灵岩景区驶去。(一定要包车去,因为回程的车中午就没有了)
领教了早上车后厢的滋味,我们把这个难得的体验机会让给了我们的前辈们。一出城,我们便不好意思起来,难怪司机说50公里的路要开3个小时,这么差的路况–那道路简直就是热巧克力–我们看看车厢后的他们–朋友,为你们祈祷!
不知不觉,车厢里的都已经ZZZzzz,突然一次蹦级把大家都摇醒,一睁开眼,便马上达到极限,同时嘴巴也配合着眼睛的开合运动。在半山腰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天然湖,四周是江南特有的青山错落有致,湖水碧蓝,微风至处,波光粼粼,全车前后都响着”喀嚓喀嚓”的快门声。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极糟的路况终于使一个车轮报销!还好坏在一个小山村边,要不然在半山腰又是怎样的一场众人推车的情景。就这样车子没玩没了的开了有停停了又开,车里的人没完没了的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车后的人没完没了的叫了又笑笑了又叫……中午12点,”灵岩洞”几个斑驳的红字出现在我们的前方。
灵岩景区由莲华洞和涵虚洞两个溶洞组成,说是溶洞其实就是两个大山洞,外面看来植被茂盛的山峰,没有想到里面确实别有洞天!中午恶毒的阳光直接射在我们身上,每个人都是浑身臭汗,可一进洞却好象掉进了冰窟窿……怎么会这么冷???涵虚洞口那段路必须弯下腰走,拌酷的花花撞了个嘴啃石,谁叫他要戴墨镜,该!!其实洞内的景色绝对比不上浙江的瑞金石花洞、金华双龙洞,只不过对于没见过多少世面的苏苏来说,还是不虚此行的。
下午1点半10个人才从洞中出来,饿坏了,南京的领队冲进一家农家饭店,我们跟着闯了进去,围桌坐,吃果果。10个人–四菜一汤!我的天,心里直骂南京人抠门,又不是要他一个人付,真是的!结果呢,每个盘子我看老板娘也都不要洗了,锃亮!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自然被赶到了车厢后,一路上不光要注意脚下摇晃的底盘,头上还要注意时不时伸过来袭击的树枝,哎,不容易啊。(话说回来,峡谷的景色还是值得一看的)
回到清华已过5点,开始下大雨,我们不得不改变原来前往景德镇第二天坐火车回杭的计划,在镇上住下,等待明天往衢州换车回杭。这一天我们四人总共分摊包车费52元、门票80,还挺便宜的。
我们四天的行程已经接近尾声,在江西的最后一夜过的自认为比较传奇。由于我们都属于无产阶级,清华一夜50/人的价格立刻被我们毙掉,靠着我们探奇的精神,居然拦下一辆车,5分钟后来到一个叫”花园村”的地方,入住一家百年历史的清代茶号–九思堂。
我看婺源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古时候的老房子,我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种在其他地方可能要算是古迹的地方,居然可以让我们住宿!!!静雕细刻的雕花、古色古香的家具,如果在故宫,我想可能前面要装栏杆了。屋子的主人笑呵呵的在前厅欢迎我们,原来这家茶号也是故事多多。百年前这里是交通要道,来往车马必会在这里憩息,这个房子就是古时候的客栈!太神奇了!!!主人带我们四处转了一圈,正堂、侧厢房、书房、天井……好大的规模,迷宫一样,难怪才有了后来晚上苏苏和花花找不到睡觉房间的故事。来到卧室,靠,这种地方是睡人的吗?明显是用来参观的啊……从未见过的古代防盗设施、高高的气窗、全木的大床、油灯……如果我们换上古代的衣服,不就是一出《红楼梦》吗?
吃完晚饭,我们和主人一家人在厅里看电视,据说浙江卫视在这里很受欢迎:)但是古老是古老,就是洗澡不方便,你得先用大木勺从灶里舀热水,然后在水缸里舀冷水,再一起倒到一个木桶里–就这么多了,要省着点用啊,如果你不打算洗了一半再出来舀水!
晚上两个女人睡一张大床,两个男人也睡一张大床,大家都有点受宠若惊,这么精致的寝具真的都舍不得用……倒,谁舍不得用,就谁帐篷吧–苏苏和花花这么卖力让一个帐篷跨越两个省,居然没有用武之地,太失败了–谁在说话?
第二天早上,穿过几条幽深的小巷,我们来到公路边,蹋上了归途,那晚食宿总共60!
回杭又用了整整一天,从清华到婺源中巴一小时,到婺源乘坐公交可到西站,有很多长途车,我们选择了去衢州的卧铺车,3个半小时后抵达,从衢州回杭州坐火车花了24。晚上7点10分,我们站在东站广场。
结束了四天的旅程,苏苏眼看就要飞往广州,元元也即将拿到领队证,爪爪将进入大三的紧张,而花花亦告别大一畅想……
随着游人的增多,小村的宁静被破坏了,金钱的冲击渐渐磨灭了居民的淳朴,他们也成了被展示的陈列品–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但这是必然!
************************ 四人近况:
元元:国内某著名旅游公司国际领队,常年出没澳洲、东南亚一带,现居杭州
爪爪:国内某领先通信公司财务管理培训生,现居深圳
花花:远涉重洋求学,现就读美国某著名学府,现居美国威斯康新州
苏苏:国际某著名化妆品公司重点客户主管,现居上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