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青海(序曲)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发表于 2010-07-31 15:36

前序
凌晨四点半打开手机,欣欣的短信进入“我们已到巴黎等候转机,这里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女儿出国的第一条短信让我看了很欣慰,也是我此次西游的美好序曲。
飞机行驶在万里高空,尝试着向下望去,连绵山脉起伏,隐隐约约,看不太清楚。在它降低高度准备着陆时,细看出西部的山峦是一片灰暗,无绿树无花草,灰色调很单薄。在渐飞渐低的过程中看到的田间纤陌纵横很有规律,田埂几乎整齐划一,延伸数里,不似东北的农田水稻随意性很强,纵横交错。
飞机降落在中川机场,距离兰州市区一百多里,幸好兰空军区的朋友接站,一路上好奇地左右细看,近距离地观察此山此水,高速两边的山不是很高,绵绵,黄秃秃的无树无草,偶尔有点绿植你会看见有人工在浇灌,司机师傅笑谈“这里养棵树比养个孩子都难”。此时真正怀念起俺们那个东北好啊,青山绿水,重峦叠嶂,一路行走多赏心悦目。而在这里则愈行愈忧心重重。想起小时候我们学校号召学生一起到郊外采草籽,说是支援甘陕等西部省市进行空中撒草播草,现在看来那个计划是失败了,至今过了三十年了这里还是秃山荒山!
兰州市区堵车严重,好不容易到了火车站买了最早的到西宁的火车票后,竟意外地买到三日后张掖到敦煌的七人的卧铺票,真是难得的好运气,一票难求更别说是七张卧铺票了,怎么这么好运气呢?!!
按事先计划,今晚必须赶到西宁与预先订好的司机汇合商定行程。而兰州至西宁的火车有很多都已无座号了,无座也得上车,无座上车的后果是无法预见的,人多东西多,车厢里满满是人,七人挤散在各处,来不及擦拭脸上的汗,心里懊恼不已,第一天的行程就出意外。好在都是家人,比较体谅,只是委屈了我们这几位大小姐和两位老板了。好不容易挤到车厢中部的过道处,和先生面面相觑。
“扑哧”先生笑得不行, “笑什么?”我不解地问。
“哎,几位老总让你骗到兰州,让人家站着挤在过道里。”
“边去啊!火车上人人平等,这里没什么老总。”
趁机给两位美女讲起革命史。“想当年啊,我十五岁在外求学,每年节假日回家心切,都在半夜里站票返家啊,十来个小时,我都能坚持。记得有一次是寒假,车厢里人多的挤得小小的我双脚离地,悬空了半个晚上,要不是一个中年叔叔上厕所时看见我们几个小孩子挤得可怜,将我们拉到他的座位轮流坐了,不知要惨成什么景象。”
先生接着说:“想当年我上学时,火车时硬
是人挤人人挨人,我曾经铺张报纸,躺在座椅底下睡觉。”
两美女张大嘴巴半信半疑。
旁边一朴实小弟弟,张口叫我阿姨,将座位让给了我。真是不好意思啊,难道我老了?站在他旁边给他有压迫感了?心里疑惑。谢谢!朴实的小绅士。
对座三个大学生,趁机和她们聊起来,忽然间喜欢这种氛围,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的是找到了上学时候的感觉。相互间陌生的人因枯燥的旅行搭着灿,尝试着找彼此感兴趣的话题,有意思。
一路谈笑着,三个小时很快过去。 西宁到了。
车站是一个城市的第一印象,很旧很破,客人须提着行李上下走地下通道,很不便利。
失散的七人很快汇集一处。
见面先自嘲一番,好在大家理解啊,呵呵,同志们都说又找到20年前的感觉了。窘啊窘!
西宁市区海拔二千多米了,临近傍晚天空飘着细雨,风也渐凉起来,穿着单衣的美女们发抖,好象是出租车很紧张?打车打不着,此时真怀念北京啊,在北京老百姓就是上帝,火车站飞机场专有打的通道。终于打了一个车,我们上车直奔网上预定好的西凉驿青年施舍,石坡街九号,坐在车里才抽空看看西宁的街道,街上很明显地回族人很多,带着小白帽的男人多起来,女人们大多披着围巾,看得出来,黑围巾的是已婚妇女,看起来人很朴实,不像大都市里时尚气息很浓。
司机先生是一个汉族同志,一路介绍着,快来到西凉驿时,真的路过网上说的莫家小吃街,趁机打听师傅哪个小吃最著名?马忠啊,到了那里随便你点!
西凉驿当街的门脸有点小,拐进去一个小院落在那里,门口还支起一顶方帐蓬,进去后一看里面布署蛮有特色滴,先喜欢上了,找到老板拿到房间钥匙,上二层打开房间,房间不大,有浓重的木板气息,是宽大的木板床上下铺,很有意思,没待我反应过来,几位美女们先争起床铺来,看来想不住这儿都难了。
重新回到厅里,才看到沙发边坐着低声交谈的人有很有特点,看起来都有那么点风尘仆仆,或者是有点超脱的感觉,
零星地发现有藏人出入,个人做着个人的事互不打扰。来不及细看,去接那几位没打着车坐着公交32路大巴的老总们,真是委屈人家啊。没想到几人一进大厅就被这儿古朴浓郁民族风格的装饰吸引住了,再加上坐在那里的人看起来很专业很旅游很户外很别样。。。。。。
上了二层一进我们的房间,更是喜欢得不行,说什么也不再找酒店了。赞一下啊
吃饭。解决温饱是硬道理。
莫家街就在旁边,那个马忠食府。三个大羊头被我们一举拿下,酿皮、烤羊排更是不能少,一人一碗羊杂汤,大馕,加上一杯青稞酒。
夜幕下的西宁冷风习习,幸好喝了青稞酒。
先生看酒迈不动步,看到莫家街边店铺里的青稞酒竟去估了一水壶。
夜晚的娱乐就在西凉驿的大厅里,各色摆件很巧妙地摆放着看似零乱,实则用心巧装扮。
几只不怕人的狗狗当院撒欢。
这老板是北京的小俩口,本是专业级的驴友,现在自己做成驴友之家。
称奇的是碰到早几天来此环湖骑自行车的学校同事南帅哥,其人奇怪,六十年代末生人吧至今未婚,问及,他说人生两大幸事,一是旅游二是足球,足已!本人敬佩至极。他的足迹遍步全国,就是单身骑车就已上西藏两次,每年的寒暑假他行程都已安排满当当,此次他领几位学生来青海环湖骑车,历时五六天,他们已经环湖结束回西宁休整一下。他乡遇故知,额外亲切。
晚八点半与事先约定的小猪师傅见面,包车三日,细化行程,订好途中旅店。半藏半汉话语生硬,但透着朴实与真诚。
青海三日游,我们将同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