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国庆黄金周湘中纪行

09国庆湘中纪行

—安化茶马古道,新化大熊山、梅山龙宫、紫鹊界梯田,隆回高州温泉、虎形山、魏源故里5日游流水账

09年国庆适逢中秋,嘉庆双节,因此有了史上最长黄金周。按照惯例,我和堂客肯定要自驾车出去游玩一番的。于是,我们差不多提前一个月就开始策划。黔东南、湘西南、广东丹霞山等都曾进入我们的视野,但回想起去年国庆的江西三清山、婺源之行,景色虽美,但往返1600公里,开车实在不轻松,还是在周边转转吧。

正好拿到一本《潇湘晨报周刊》的专刊:“36计·出走长沙——2009自驾游出行手册”,看到书中介绍的近年来湖南本地新开发的不少景点,颇有吸引力。嗯,好地方就在身边,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月底回湘潭和颢哥说起此事,正好他亦有携一家三口国庆自驾出游之意,正愁无人同行,大家一拍即合。至于线路安排,则全权委托我这位所谓的“专业人士”。

经过几天细致的查阅网站、参考地图、书籍、咨询同学朋友等,“湘中安化、新化、隆回之旅”自驾游线路终于新鲜出炉!包括具体要游览的景点、入住地点、公路里程等等细节也逐一落实。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出游前我所计划的往返里程1000公里,油钱400元,路桥费150元,这几项数值,在安全返程后一一得到证实:汽车全程跑了968公里,加油390元,路桥费130元,与事先预计的相差无几!不由得暗自佩服自己。

10月1日

终于等到国庆假期的到来,10月1日一大早,我们放弃“万人空巷”的国庆阅兵直播,我和堂客从长沙出发,颢哥一家从湘潭出发,上午9点相会于宁乡往益阳方向的319国道某处,两台车一起朝安化方向开进。颢哥除了随身携带的手机具备GPS功能外,还另外借了个导航仪,本来说是放我车上的,我嫌导航仪聒噪误事帮倒忙而没有用,还是使用我所习惯的地图。(后来事实证明,只要你熟悉地图,多注意指路牌加上勤问路,传统老土方法并不比GPS之类的先进仪器落后。)

宁乡到益阳的319国道路况还算不错,只是沿途经过菁华铺、衡龙桥、苍水铺等集镇,车多人多,车速不能太快,时速大概都在60码左右。路途中有一件事不能不提:且说我前面一台尼桑的SUV车,车速不紧不慢,一直在我前面。行进中,尼桑车速度慢下来,看上去是要靠边停靠,我正感到纳闷,这儿又没什么岔道,他要干什么?超车时,我还特意从反光镜中观察了一下,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尼桑车突然猛窜两下,然后一台栽进了路旁的田坑脚下。本来停得还很稳当的,怎么就翻下去了呢?后来我们一致认为,尼桑车主是在“自虐”!这一幕提醒我们,开车不管路况好与坏,千万不能“打野眼啊”!

车快进入益阳城郊的时候,看到一块很明显的指路牌指向桃江安化方向,于是按指示左转进入省道308线,车朝桃江安化方向开进。(后来颢哥告诉我,转省道的时候,导航仪提示他走错了,估计是一些新修的路,导航仪上不一定有),沿省道308线,沿途指示牌告诉我们:乡村巨变-周立波故居、桃江浮邱山、洪山竹海、陶澍墓等景点就在附近,但这都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只有等下次再来了。

车愈行愈远,过了桃江县城之后,路面由宽敞平坦的水泥路变成了狭窄且略微有些颠簸的柏油路,路两旁的山也变得连绵不绝起来,同时,逐渐有一些木制结构的老房子进入了我们的视线,这提醒我们,我们正由洞庭湖平原向雪峰山区前进。

山区的道路弯道多且不平整,不能开太快,路途上所耗费的时间比我们预想的长。在一个叫江南镇的地方我们按照指示牌进入县乡公路,县乡公路是新修的水泥路,虽然不宽,但是很平整。又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达茶马古道的一个重要驿站——洞市老街。此时已是中午12点30。220余公里的路程,足足开了5个小时。

洞市地处梅山腹地,南临资水,北接新化,东接前乡梅城,西通田庄与横溪,背靠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自古为湘中要冲,茶马古道驿站。过去的老地图上,可以没有东坪及其它乡镇名,却不可以没有洞市和梅城,可见其地理位置之重要。原乡政府所在地的洞市村,有一条长达一华里的青石板街,从明清至上世纪70年代,这里商贾云集,店铺林立,作坊遍地,运输商品的竹排在麻溪河里长达里许。现在,一些老字号商铺虽已昨日黄花,但其轩展的门厅,高大的柜台,似仍在展示它们辉煌的过去。

该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四下望去,也就一个稍微像样子点的餐馆“老街客栈”,随便吃了点东西,还向老板大略的打听了一下线路,对下一步的行程更加有数了。奇怪的是,虽然是国庆黄金周,但整个洞市老街游人寥寥无几,估计大家都在家观看国庆阅兵。

“茶马古道”,自然少不了茶,安化以黑茶闻名,几年前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寻宝”类的节目,一篓产自安化的50年代的黑茶拍卖出了几十万的价格,使得安化黑茶声名鹊起。黑茶是通过杀青、揉捻、渥堆、干燥四大工艺行程的茶叶品种,其中渥堆是黑茶制造的特有工艺,也是形成黑茶品质的关键程序,俗称“后发酵”茶。形成其滋味醇厚、回味绵长、香气持久和带松烟香的独特品质。黑茶具有消食、解油腻、调理肠胃、降血压、降血脂等显著功效。安化黑茶被制成饼状、砖块状、或踩紧用竹篓装好,以前主要销往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被誉为“中国古丝绸之路上的神秘之茶,西北少数民族的生命之茶”。我之前在长沙的茶叶店买过怡清园的黑茶,感觉甚佳,此次来安化,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想带些当地的黑茶回去,少不了要去洞市老街的利源隆茶厂看看。

从洞市老街出发,沿着蜿蜒陡峭的盘山公路又行进了10余公里,到达了海拔1000多米的高城,这里是茶马古道的核心景区,也是我们今晚将要落脚的地方。

高城地处湘中名山大熊山北麓,地势较高,人口繁盛,民居集中,是茶马古道中的一个重要商埠,素有“高山之城”美誉,历来行政区划名为“高城”。据省档案馆史料载,这里曾是李自成余部“红公”的安营扎寨之地,故历史上又被称为“红公寨”。

高城,有着中国最后的“马帮”。历史上,高城是安化通往新化、溆浦的必经之路,也是云贵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驿站。
可是,这里的人民过去买不起马,运输全靠人背肩扛,只能一任悠扬的马铃声从青石板上飘过。用得上马,是三中全会以后的事了。不过,不管是人背还是马驮,所运茶叶,都按老式加工,以老秤计算,一袋一千两,俗称“千两茶”。因为中央台报道过的“最后的马帮”所在地独龙江已通了公路,所以这里的马帮堪称我国最年轻,也是“最后的马帮”。现有,全村有马近百匹,相对于现代运输,虽然落后了,但也真实再现了当年的原始商旅,同时也给村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随着去年从洞市来的公路已到了村寨,村民意识到,公路说不定哪天就会跨越大熊山,到时马帮的用场会越来越小。但他们也信心满满,因为随着媒体的不断宣传,近年游客已纷至沓来,他们的马帮又有了新行情——即驮着游客走马川岩江。

车停在景区旁边的茶马山庄,茶马山庄是一栋完全木结构的安化传统民居式旅馆,正好,先去落实住宿问题。山庄总共只有20来间客房,已经所剩无几了,山庄的客房不带独立卫生间,被我们还价到80元一间,成交!

此时已是下午3点多,经咨询山庄工作人员,建议我们先去关山峡谷游览。一个骑摩托的帅哥热情地给我们带路,估计是门票里面有些佣金给他们。为了不让他失望,我主动告诉这位帅哥:我们4大1小5个人,我和我堂客有导游证不用买票,可能总共只要买两张门票。帅哥说,没关系的,你们自己去买票反正也是买全价票,他带去还可以拿些佣金,大家都好,何乐而不为呢。40元/人的门票,我们买了两张半。

安化的村寨,村口一般都有自然形成的关山,关山是村寨的守护神,亦是风水宝地。高城的关山由四座山头环绕而成,雄峙而又险峻。放目山头,林寒涧肃,可遥想当年闯王余部与官军在此激战的悲壮。村民出于对闯王的怀念,也是对天地神灵的敬畏,大跃进时其它山头砍伐殆尽,这里的古树名木却保存完好。其中,200年以上的名木15棵,100年左右的一百多棵。

关山之险,险在山涧,涧底落差极大,急流在乱石间狼奔豕突,桀骜不羁,为关隘平添一番壮色。两岸峰重叠嶂,怪石嶙峋,我们或在幽谷中穿行,或在绝壁上攀爬,体验了一番“山如画屏人如仙”的意境。

晚餐就在茶马山庄,菜的口味平淡无奇。让老板杀了只土鸡,因为不想吃急火高压锅炖的鸡,特意交代要用砂锅炖熟,虽然等了一个多小时,但这份砂锅土鸡炖板栗无愧为当晚最好吃的菜。不过,老板的茶还不错,我在他那儿又买了一袋黑茶。

现在我们颇费思量的是明天到新化大熊山怎么走,这也是我出发前就一直在担心的问题。从地图上看,从洞市到大熊山有一条近路,颢哥用导航仪查询也显示有一条长约30公里的公路。但问了几个当地人,有的说要绕道梅城,有近200公里的路、有的说那条近路是山路不好走、也有人说那条近路可以通客车,但小车底盘低不知道能不能过。总之大家都没怎么走过,我等很是踌躇啊!不管这么多,睡过今晚再说。

10月2日

所谓“茶马古道”,光有茶是不够,还要有马。第二天早上的活动自然就是骑马走茶马古道了,骑马线路分全程和半程,价格分别是每人120元和70元,由原来的马帮经营。由于要赶时间,我们选择了半程,而没有深入川岩江走全程。(后来觉得,没有骑马走全程是个小小的遗憾,至于原因,后面再交代。)

我们所骑的马匹,都是南方的小马而非北方草原的高头大马,但是非常适合这种崎岖的山路,我估计要是草原的马来了这茶马古道,十有八九还不如这些小马灵活。虽然这些马在主人的带领下每天要在这山间走上几个来回,但我骑的马明显有些吃不消我150斤的体重,不断地喘粗气,在一个上坡的时候还差点马失前蹄,我不禁连连说“我的马好造孽!”——但我嫂子的一句话更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我觉得我自己比马还造孽一些!”,是的,骑着马走在这崎岖蜿蜒的山路上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两只手要紧紧的抓着马鞍,两腿要紧紧的夹着马背,下坡和上坡还要不断调整姿势,一路下来直觉得腰酸背痛,胳膊酸软。

骑马结束以后,接下来就是要翻越大熊山去新化了,经过多方论证,我们还是决定走地图上显示的那条近路去新化,打定注意,大不了遇到过不去的地方再返回来绕梅城那边的远路。下了高城之后,沿途问了三次路之后有一个砂石路面的岔道,正遇到一男一女骑辆摩托车从山那边涉水而来,一打听,正是从新化来的,告诉我们,那边都是砂石路,路况比较差,但小车还是可以过。好!就这条路了,于是,我们开始了一段长达30公里的山间简易公路的跋涉。还好,这条路已经准备修水泥路面了,现在的路面是已经成型了的路基,所以没有太多的坑坑洼洼,也没有挂到底盘,只是扬起一层厚厚的灰尘,苦了跟在后面的颢哥。

车在荒无人烟的山林之间上上下下,弯来绕去,一路上都没有碰到别的车和人,如果不是刚才问路的人说是从新化过来的,我们都没有勇气继续开下去了。开了大约3-40分钟,碰到一个林木检查站,也没有人,上面写着黄花溪检查站,“黄花溪”三个字我曾在当地人口中听到过,应该就是地图中所标注的“洞市林场”,没错,就是这条路了。

又开了几十分钟,渐渐的看到有些房子和居民了,应该是进入新化境内了,但依然没有任何路牌告诉我们到了什么地方,管他呢,继续走!之后一个多小时依然是颠簸不平的山路,中间经过几个集镇正遇上赶集,摊贩们的货物都摆到了路上,使得本来就窄的路面几乎无法通行,而且当地村民对汽车喇叭声基本上都置若罔闻,视若无物,汽车只能在人群中慢慢地挪动。湘中人民真是酷爱赶集!

就这样,问了不下5次路,花费2个小时,行驶了近30公里山路之后终于看到水泥路面了!此处有路牌显示离大熊山只有不到10公里了,胜利在望!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的门口,此时已是中午12点多,当然是先解决中餐问题。门口也只有几家简陋的餐馆,菜的味道很一般,而且上菜很慢,耽误了我们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店主极力推荐的当地特色菜“五加皮炖猪脚”也没什么味道,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一种山间的野菜,这道菜我曾在长沙的“新化三大碗”餐馆吃过,美其名曰“神仙菜”,据说就是产自大熊山,颢哥他们没吃过,颇感新鲜。

书中说:大熊山又名熊胆山,神山,位于新化县境北部,距县城70余公里,总面积7623公顷。司马迁《史记》有“黄帝……南至于江,登熊湘”的记载。据考证,“熊湘”即指大熊山。南宋祝穆名著《方舆胜揽》亦称“山川熊山,己昔黄帝登熊山,意其此也”。近年该山古寺遗址发现有“轩辕黄帝游此山”的碑记。当地民间盛传,黄帝南巡,大熊山引导至此,故名熊山。

从公园大门开车上去,又是10几公里的盘山公路,我们的车技再次经受了考验。到达海拔1千4-500米的山顶之后是正在施工的大熊山宾馆,车只能停在此处的停车场。之后便随着游览的人们往山上走,走了10几分钟后觉得山势很陡,问问从上面下来的人有什么好看的,几乎都是回答我们“没什么好看的,只有一座破庙”,要到山顶的观景台还要走上3-4个小时,而且游道还没有修好。想想刚才在山下,老板跟我们说现在是枯水期,没有什么瀑布,估计景色好不到哪儿去,算了,下山吧。也没拍到什么好景色,从景区的游览示意图来看,大熊山的北面就是茶马古道所在的川岩江风景区,早上骑马要是选择全程走川岩江,就不用来大熊山了。

大熊山是南方少数民族共同的祖先——蚩尤故里,湖南的土著人都是以蚩尤为首的九黎部落的后代。4000多年前,中国有三大人文始祖,即炎帝、黄帝和蚩尤。以蚩尤为首的九黎族部落在湘中梅山一带,与中原炎帝所属共工部族战,胜。继而北上与黄帝战,在涿鹿县被黄帝擒杀(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蚩尤虽死,但从此留下“战神”之美誉,被秦始皇列为八神中的第三位,即天、地、蚩尤。蚩尤的出生地大熊山从此为一道天然屏障,其残部在此据险守关,“不与中国通”,据《后汉书•南蛮传》记载,从东汉起,三国、晋及隋、唐到北宋900年间,历代王朝多次征伐,虽伏尸千里,血染资江,但梅蛮民至死不降。至公元1072年,宋神宗改用怀柔政策,才使梅蛮归服,置县“安化”和“新化”,取“安归”与“新归”王化之意。来大熊山一趟,也算是遥拜了我们湖南人共同的祖先—蚩尤。

下了大熊山之后,朝着我们今天的另外一个目的地梅山龙宫出发。无非也就是一个地下溶洞,以前看的很多,但既然经过,那就去瞧瞧吧。何况我们手上还有娄底市旅游局免费发放的旅游消费卷,其中买梅山龙宫可以优惠40块钱。车停靠在河东岸的一个大型停车场,然后乘景区免费的渡船到河的西岸,换乘汽车几分钟后到达龙宫门口,颢哥他们买了半价门票进去。我们俩出示导游证后,工作人员告之要返回门票站去拿个什么条子,找到门票站的人后说明来意,却又被告之:按照他们景区的规矩,导游也要买半票。我们拿着导游证走了全国那么多地方,除了北京故宫和黄山索道几个比较牛逼的景区外,都是免票通行,想不到在梅山龙宫这个地方也这么牛逼!竟然行不通,有些小小的郁闷啊。不就是个溶洞吗,不看也罢。颢哥他们一家子在洞里游览,我们正好在广场草坪上躺躺,歇息一下。个把小时后,颢哥他们匆匆出来了,说是洞看的多了,没什么意思,而且这个梅山龙宫里面的石钟乳都已经发黑,明显已经停止生长发育,且破坏得比较严重的一个喀斯特溶洞,看来不进去也没什么遗憾。

继续驱车向今晚的落脚点新化县城开去,大概还有30公里。托老同学——双峰县委接待处匡主任的福,他通过关系帮我在新化宾馆拿了两间免费房。新化宾馆是县城比较好的一家宾馆,这从停车场停的那些豪车就可以看出。

刚才在龙宫外面休息的时候,接到了老同学邹的电话,她家就在新化县城,14年不见了,早几天就约好了要见一面。到达新化宾馆后,邹同学已经带着她家那个古灵精怪的宝贝儿子在餐厅等着我们了,虽然分别这么多年,但见面之后彼此没有任何的生疏感。邹玲同学很客气,在餐厅里安排了一个包厢,吃过的没吃过的,点了一大桌菜根本吃不完!邹同学还很专业地向我们介绍每一道菜:新化三合汤、雪花丸子、神仙菜……还有好多记不住名字的很有新化特色的菜式!可惜光顾着吃了,也没留下一张照片。

邹同学的宝贝儿子今年7岁,十分聪明乖巧,在饭桌上代他妈妈逐一给我们几个敬酒,说起祝酒词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大方。最有趣的时,晚饭快结束的时候,我要和邹同学合个影,他却怎么也不肯让我们合影,说:“你们两个照相就是要结婚”。也不知道谁这么告诉他的,快把我们笑岔气了。邹同学指着我堂客说:“阿姨都没意见,你怎么这么大的意见?”

哈哈,还是想办法抓拍了两张照片。邹同学风姿绰约,风采更胜往昔!看到她的日子过的这么滋润,真替她高兴!

晚餐很尽兴,饭后邹同学又很热心地带我去总台拿房(她曾在这家宾馆工作数年,对宾馆很熟悉)

10月3日

第二天一大早,邹同学又带我们去新化县城的老街——向东街吃地道的新化米粉。(虽然她表妹今天出嫁,她还要去帮忙)在新化承蒙邹同学的热情招待,实在是感激涕零!想想今后怎样接待她和其他来长沙的同学,我的压力很大呀!

今天第一个目的地是紫鹊界梯田,我让堂客开自家的车,然后我去开颢哥的那台骊威车,在导航仪和地图的指引下,大概花了1个半小时抵达了紫鹊界。

紫鹊界位于新化县水车镇锡溪管区和奉家镇双林管区,总面积约5000亩,水奉公路盘旋于这些梯田之间达十余公里,梯田遍布于海拨500米至1000余米的十几个山头上,最大的不过1亩,最小的只能插几十蔸禾,连绵起伏,辗转盘旋,可谓是仪态万方,令人赞叹不已。其地势之高,规模之大,形态之美,堪称世界之最,正在申报吉尼斯记录。紫鹊界的背面,有万亩金银花基地,还有48座瑶人寨遗址等人文景观。
据调查,这片梯田形成至现时的规模,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是苗、瑶、侗、汉等多个民族数十代先民共同创造的物质文明的伟大成果,是南方稻作文化与苗瑶山地渔猎文化融化揉合的历史文化遗存,也是梅山地域一处突出的标志性文化景观。它规模之大,数量之多,形态之美,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罕见的。最令人称奇的是,如此大面积的梯田竟无山塘、水库等任何明渠储水系统,全靠天然的自流水灌溉,且四季常流不止。当地歌谣云:外面大乱,此地无忧;外面大旱,此地有收。
据地质专家称,这种因基岩裂隙水灌溉系统所形成的奇特现象,可谓天下奇观。充满智慧的当地先民们利用花岗岩风化物的疏松透水等天然优势,合理地引水布局,从而形成了独特的天然灌溉系统。

娄底旅游部门为了发展当地旅游事业,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9月份开始便在长沙市场发放了不少旅游消费代金卷,可以享受娄底当地不少景点的门票减免和餐饮住宿优惠,我们这次也拿了些优惠卷来给颢哥他们用。同时还在媒体宣传造势,其中有一个便是“到紫鹊界梯田体验收割,赠送福米”的活动,我们进入景区后,刚好碰到一个当地的车队,大概有20来人浩浩荡荡开上山(当然除了这个车队和我们以外,好像也没有其他游客了。我们只能解释为今天是中秋节,大家都在家过节没有出门),我们便随着这个车队往山上开,沿着山路盘旋了20多分钟后,我们跟着车队停在了一个类似于农家乐的地方,眼前出现了一片连绵起伏的梯田,“体验收割”的活动地点便在这里了。工作人员邀请我们也一起参加活动。我是干过农活的人,看到还要挽起袖子,脱掉鞋子下田,就只在边上看热闹了,颢哥则带着我的小侄女点点也在体验一番收割稻谷。那20多人的队伍中,以他们口中两位“局长”为首的人则很投入地干起农活来。

忙活了半个多小时,POSE摆尽照了不少相片之后,好像还没有“赠送福米”的迹象,我们有些忍不住了,问工作人员模样的人什么时候发米,但是没有人答复我们。时间过了12点,看样子这群队伍是有人安排吃饭,我们还是下山罢。往回走的路上,碰到几个记者模样的人,一看台标,竟然还是湖南卫视的,记者邀请我们再返回梯田去参加一下活动,说后面还有外国友人要来。一打听,这群人是娄底市旅游局的局长带着一帮人在这里“作秀”以体现其工作业绩,原来如此。

没有拿到米,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差点做了群众演员,我们都有些郁闷,我堂客下山到了门票站后,拿出一副九头牛都拉不回的架势找上了景区的工作人员,质问他们为什么人家有米送,而我们没有!景区的人解释说,要参加活动才有米送,我堂客又把我们几个叫过来给工作人员展示我们满是泥巴的裤脚鞋子,说我们都参加活动了,难道一定要配合上电视台的镜头才算数吗?我们都在旁边帮腔说,你们事先没有把“游戏规则”讲清楚,害得我们乘兴而来,扫兴而归。景区的工作人员自然敌不过我堂客的伶牙俐齿,又怕待会儿领导和记者下来把事情闹大,只好叫人开车送了几袋米下来给我们。我们拿着“战利品”心满意足的吃中午饭去了。(后来听说紫鹊界梯田“体验收割、赠送福米”的活动还真的上了电视,说的是各地黄金周游人如织、井喷、盆满钵满……,说不定有些场景就是象紫鹊界一样作秀作出来的呢)

中餐之后朝隆回方向开进,当晚原计划住在虎形山瑶寨的。在路牌上看到“高洲温泉”几个字,离此地只有9公里,高洲温泉之前在地图上也有,本没有计划去的,既然来了,还是去看看吧。吃中午饭的时候,我还在和他们说如果温泉酒店房价只要160的话,我会考虑住一晚的。很快抵达了高洲温泉度假酒店,到总台一打听,居然快住满了,只剩下主楼一个套间和一栋木楼别墅了,木楼别墅刚好两间房适合我们住,亮出旅游从业人员的身份和总台的人套近乎,价格谈到了168元/间,看过别墅之后,甚为满意,今晚就住这儿啦,驾车出游还是要劳逸结合嘛。

入住温泉酒店的时候时间还很早,大概下午3点多。睡了一觉之后,6点来钟我们换好衣服去泡温泉,58元的门票住店客人优惠到38,再加上温泉鱼疗20。这个时候大概别的游客都在吃饭,温泉池中的人很少,够我们尽情享受。几个人一会儿在大池中游泳,一会儿又去那些大大小小的药池泡澡,最有趣的是鱼疗,温泉水中特有的“土耳其”小鱼儿不断来和你的肌肤“亲嘴”,痒痒的但又很舒服。天色渐晚,一轮圆月升上天空,懒懒的泡在温泉池中欣赏着皎洁的月色,何等的惬意啊!真恨不得把古人今人那些关于月亮的诗句都翻出来大声吟上几遍!

晚餐也不错,尤其是地道的猪血丸子味道很好,大大改观了我之前对它的不良印象。唯一遗憾的是特意点的“温泉水煮鱼”没有想象的好吃,也许是“湘潭活鱼”的口味太好了吧。

10月4日

吃罢早餐,向虎形山瑶族乡出发。虎形山位于隆回县的最北端,距县城105公里。境内有一山,形如虎踞,平均海拔1500米,年平均气温11℃,有邵阳小西藏之称,乡政府亦以此得名。这里居住着我国独一无二仅6000余人的瑶族分支,因其服饰独特、色彩艳丽,人称”花瑶”。他们独立于其他瑶族分支封闭在这荒野大山里,忠实地传承着先祖最为古朴纯真的生活。瑶族支系众多,分布广阔,各支系服饰也不尽相同。所以,过去瑶族曾因服饰的颜色、裤子的式样、头饰的装扮不同而得各种族称。像广西南丹的”白裤瑶”;龙胜的”红瑶”等瑶族服饰是人们所熟知的。而湖南省隆回县的”花瑶”却鲜为人知。

到达虎形山瑶族乡政府所在的集镇后,问一个骑摩托车的当地村民“虎形山大峡谷”怎么走,这位热心的村民说,我正要去那里,你们跟我走吧,于是跟着他的摩托车开始爬山。一路上看到了不少身着当地民族服饰的妇女,沿着蜿蜒的山路到了一处岔道后,热心的村民告诉我们他到了,要我们按着指路牌继续往上走。于是继续前行,山路越来越陡峭,弯道越来越急,路也越来越窄,小车会车都很困难,好在路面是新修的水泥路。我们丝毫不敢大意,即使山间有着不亚于紫鹊界的梯田景观也不敢多看一眼。

终于到达了海拔1600余米的大托村,大托村以石瀑和山中的峡谷瀑布景观著称,吸引了不少驴友前来猎奇探险。

山顶停车场边一家客栈,门口挂着邵阳某户外俱乐部的旗帜,老板告诉我们,可以爬爬村子后面的石瀑,也可以去峡谷瀑布溯溪,但是去大峡谷要往返4-5个小时。我们从来没有溯过溪,想想凭我们的体力应该要不了这么久的时间,于是在老板的建议下找了位当地的向导带路朝峡谷出发了。

事后证明,这次峡谷溯溪无异于一次自虐行为,因为路程实在是太长了,而且山上根本没有成型的游道,都是些山间小路,很多地方都要手脚并用。长达10多公里的山路,上上下下经过三个山头,还要时刻提防着不要被山间的树刺挂伤或者被不知名的小虫蛰伤或者失足滚落坡下。2个半小时候后我们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一虎形山峡谷,经过一段溯溪,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虎形山瀑布,现在是枯水期,水流量不是特别大,所以也没有给我们太大的震撼。不过我们自诩为“精神上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克服了重重困难,几乎挑战了自己体能的极限,完成了一次真正的徒步穿越、溯溪,这个过程还是很令人难忘的!(还好嫂子和点点在走了四分之一的地方后就没有再继续前行而在原地等待,不然将要耗费更长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向导,一位姓杨的瑶族汉子,因为曾在沿海打工8年,比较健谈。据说他今年41岁,就已经做爷爷和外公了,真够积极的。说起他和自己的婆娘,至今没打结婚证就生了小孩,按照当时的计生政策被罚了50元,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又按政策罚了50元。就这样,罚了100块钱生了两个小孩。现在儿子女儿都已经做父母了,自己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逍遥自在。按他的说法,
“出去做事,几十块钱一天还请不动我呢”、“菜不好还不想吃饭呢”。从他的话语中不难发现,偏僻的瑶乡,农民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啦!

最有趣的是从老杨口中听到的花瑶的结婚习俗,说是男方要请村上的人帮忙挑着520斤猪肉、520斤大米、120斤牛肉、烟酒、喜糖…….等等一干物资外加1万2千元现金,在媒人公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向女方家出发,在女方家开席时,男方家来的人包括媒人公,便会被女方家的人用田里挖上来的泥巴追着打,身上泥巴越多,说明女方家对男方家越满意。老杨自己就曾多次被打得满身泥巴,“刚开席就打,饭也吃不成,只有回来在男方家吃,吃上两天两夜,他妈个逼”,老杨一边抱怨的同时,脸上还洋溢这笑容。老杨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在这件事上算是扯平了。

在老杨带着隆重隆回口音的普通话叙说中,我们终于又回到了大托村起点,时间已是下午3点半,这一趟峡谷穿越,足足花了我们5个小时。颢哥他们因为要赶着回学校上第二天的课,不得不赶回湘潭,后来听说是晚上9点才到家。

而我们,则有的是时间,今天实在太辛苦了,走哪儿算哪儿吧!我堂客感慨说:还是做我们这一行好,时间相当自由,看来我们都要好好珍惜现在的这份工作。

沿着山路开到了山脚,顺省道朝隆回县城方向开进。大约1个小时后,看到路旁有块指路牌指向3km外的“魏源温泉”,从地图上看,应该是到魏源故里——司门前镇。我原计划就是要到这儿看看“睁眼看世界第一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魏老夫子,去吧。于是沿着指路牌到达了魏源温泉宾馆,房间还过得去,价格也合适,168元/间,就这儿啦。

经过比较,我们没有住宾馆的主楼而是住在了它的温泉洗浴中心的一间标准间里,连30元/人的温泉票都省掉了。而且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到温泉池中泡了个把钟头,这时候除了我俩还没有任何客人,简直就是包场,真是物超所值啊!

这儿的温泉,硬件设施也许没有高洲的好,但是据说水中含有一种十分稀有的微量元素——硒,因而显得特别珍贵,而泡在水中的感觉也让人想起了“温泉水滑洗凝脂”

10月5日

今天的行程相当轻松,就是去看看魏老夫子。

魏老夫子作为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第一人”,其不朽成就无须我多说。我只是惊诧于在这样一个大山深处走出的人,如何能有如此的眼界?我想,这得益于魏源自身的勤学不辍,也得益于他走出大山,求学于岳麓书院而深受湖湘文化“经世致用”精神激励,同时,他所结交的林则徐、陶澍等人也无一不是当世佼佼者,这些都影响到他的一生。我们应该为自己身为湖南人而骄傲!

之后的事就很简单了,我们在离隆回县城1公里处上了沪昆高速(听颢哥说,他昨晚在GPS的指引下,在离隆回县城20多公里的地方才上到高速,再一次印证了GPS的局限性)。途中又在湘潭老家吃了晚饭,晚上回到长沙,从而结束了史上最长黄金周的个人史上最长时间自驾游旅程!(以前的几次自驾游距离比这次长,但从时间来说最长的也只3晚4天而已,所以这次的4晚5天是时间最长的)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意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让心情去旅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